吊丧者徐穉

2011年第12期

【字体:


  当清晨露水打湿大地,徐穉出了远门。着麻布衣一件,揣熟鸡一只,以在酒中浸泡再曝干的丝棉裹之,带磨镜工具一套,没拿钱,一个子儿也没拿。乡人望望那摇摆而去的瘦薄身影,又望望天色,太阳未出时的天是青灰色的,他们知道在天那边的某处,又有个贵人死了。

  徐穉沿途以替人磨铜镜换食宿。或数十里,或百里,或千里,来到某座新坟前,绕过泣哭哀哀的亲友团,不发一言,掏出那只熟鸡来—因为保养得法并未臭掉,只是变成酒糟鸡了—把丝棉解开,用水浸泡出酒汁,把鸡放在一束路边采来的白茅上,再放一碗不知从哪家讨来的米饭。躬身酹酒毕,扬长而去。

  “征聘未尝出门,赴丧不远万里。”万里奔丧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百家讲坛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