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不忆夜郎

2020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青宁公主跪在御案前,抬袖抹泪,委屈道:“杜文修整日惹女儿生气,父皇赐婚也太急了,好歹等他改了脾性,我才肯嫁。”

  皇帝埋头看奏折,并不理她。夜郎已至冬日,天凉得很,不时有宫女送来斗篷和糕点。青宁便裹上斗篷继续跪着,边吃边喝边哭诉。

  这年正值小国夜郎生死存亡之际,探子传来密报——中原皇帝不知听了什么风言风语,怀疑夜郎练兵准备侵其边境,下个月可能会派使者来探。夜郎乃区区弹丸之地,举国之力也不抵中原一支军队,家家户户只图安宁度日,怎会有侵犯之心。

  皇帝乃一国之主,自然深谋远虑。中原皇帝派来使者,无非是想看看夜郎是否对中原言听计从、是否按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百家讲坛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