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屋一诺终成空

2020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说过此生只爱陈阿娇,是我食言,又娶了卫子夫。

  阿娇的母亲馆陶公主——也就是我的姑姑,在子夫封后那天冲上殿来,骂我负心薄幸。我冷笑不已,纵使她的女儿有倾国之色,又怎能让坐拥万里江山的君王情有独钟?她拽住我的衣袖,咬牙切齿地说:“陛下可记得是谁扶你登上帝位?”我当然记得,所以不用她在耳边时常提醒。

  是,如果没有姑姑和阿娇,我也许永远都是人微言轻的胶东王,和与世无争的母亲一起去往封地,余生不再踏入长安。

  当年姑姑把阿娇带到我的面前,笑着说:“彻儿,你可喜欢她?”阿娇穿着艳红的衣裳,眼中有与年龄不符的清冷与傲然。我认出她是那日与兄长——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百家讲坛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