鹤衔梅花落孤山

2020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他们都说,和靖先生不仕不娶,情史一片空白,我差点信了。

  我是一株梅树,苦熬千年后,被他那句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点化出了灵识。倾慕梅花的文人雅士何其多,却从没人能像他这样,如此入骨地写出我的情态。但我自知远没他写的那般袅娜空灵,他似乎是在写别的什么,爱惜到极点,所以落笔如此温柔。

  直到他垂垂老矣,将一幅泛黄的画卷徐徐展开在我面前,我才知晓他每次看我时神情恍惚的缘由。画中的女子戴了一支碧色的梅花钗,飘飘白衣上晕染一株梅树,从裙摆一直盘虬到领口,数点红梅含苞待放,几粒嫩芽若有似无,与她清雅的气质水乳交融。

  原来,她才是他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百家讲坛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